今天要说的这个人名字叫做翁天信。了解到这个人是因为我下午在逛设计网站时看到的一篇文章《十八岁自学少年:我的个人网站是怎么做出来的》,其实我看到这样的标题多少有些不屑,毕竟一个18岁自学做个人网站的人在这个时代并不稀奇。不过当我看了他的个人主页之后还是有点佩服的,动画、排版等都很优秀,理念也和我的很像,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些技术能力比我优秀多了)

他的个人主页

他的个人主页

 

 

不过,在我稍微深入了解过他的经历之后,并没有持续自叹不如的情绪。

就像上图中他自己写的一样,他在上了两个星期小学后就退学,从此(注意是从此以后)成为homeschooler,从此跟折腾了我们十几年的应试教育无缘。退学的决定其实不于他本人,而是于他爸爸。他爸爸对担心的妈妈说:“儿子是一张白纸,而我们只有这么一张,与其交给只知道成绩和升学率的人去画,不如咱俩一起慢慢画,最起码我们用心。”

其实,『在家学习等于不接触社会、不接触外界、自己在家学习』这是常见的以偏概全的误解。私塾教育并不一定是脱离教材的,甚至完全可以比在学校读书更加“社会”。(参见知乎:“如何进行私塾教育?”)不过,翁爸爸对他的教育却显得有些“不拘一格”,具体参见这篇报道

对于几年前在人人网上一篇非常火的博文《首先你得承认世界上有全面超过你的人》,把他作为一个“完全超越”的例子放在文中,我认为是极不负责的炒作。就像他自己也说,“想学什么和不想学什么都由自己决定,所以很多时候我都能自由地发挥自己,凭天性和兴趣去学习和探索,因此取得一点成绩的机会无疑会多一些”。他能在设计、摄影等方面取得一些还不错的成绩,都是因为他几乎完全没有在校学习,因而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可以比我们这些经历了应试教育的人在更早的年龄取得一些成就。然而,十几年的在校学习教给我们的东西并不像一些人批判的那样一无是处,它的过程可能非常形式,但学到一定程度之后,它交给你的那些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我想,可能是一个自学者很难领悟得来的。此外,从他在同济大学的演讲中也不难看出,他的上台经历非常不足,在台上的表现非常紧张,这恐怕也是教育方式所带来的演讲及社交能力的缺失吧。

我欣赏这样“不同”的人,但仅限于欣赏。如果给我机会做一次选择,我还是愿意选择正常入学。这绝对不是说我认可我们的教育制度,只是,我认为对我来说,和大家一起成长、学习着我们可能不那么喜欢的东西,比让一个年轻的小孩、一个家庭未来的希望去扑向自己和家长都不能确定的未知道路,在当下显得更为明智。你当然可以斥责这是没有勇气的表现,不过,多少人在这个社会中敢说自己“输得起”呢。

我佩服翁爸爸的魄力,但不意味着我对他行为的认可。

像翁天信这样的 homeschooler,他们得了很多、但也失了很多。拿某一个维度去比较两种阅历完全不同的人群,是不科学的,更是不负责任的。因此我觉得对于这样一个喊着「世界是我的学校」的不一样的人,我们免不了充满“羡慕”,但不用过于崇拜、追捧。毕竟,他尚未开始的职业生涯并不会因为他的经历和大众的关注而更加夺目,而他的未来是什么样,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哦,对了。演讲末尾有同学提问“你的爸爸是不是很有钱才能让你去走遍全国、搞摄影什么的”,他回答:我没有上过学嘛,你们的学费拿来做这些事情绰绰有余了。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