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回家

很久很久没有写点东西了,从开学报到、军训到第一周上课,事情实在太多了,睡觉都缺时间,这样忙碌、充实的状态才是大学的常态吧。(不过比最晚忙到4:30,然后6:30起床的隔壁学校某同学还是好一点)

昨天上完课本来打算去看电影,看了一下目前正在上映的片名,丝毫提不起兴趣,于是同学给我推荐了两部。我很认真地用手机流量去看它们的预告片(别问为什么,托只能连接一台终端的“数字渣南”的福),实在没忍心看完……国产烂片太可怕了,即使我用30元/GB的手机流量加载完了,我也不愿意浪费生命看完预告片。隐约记得9月是烂片集中爆发季,因此也不感到多奇怪了。

 

 

 

今天上午和苟利一起去高铁站,他 10:55 的车,我 11:13。我们 9:20 左右从学校出发,Uber + 地铁到高铁站已经 10:40 了,他比较赶所以使劲往前面冲,貌似还插了队吧(我记得应该是有快速通道的,然而人太多了,并看不到在哪),我就以一种“完美机场look”的姿态慢慢走,等我完成实名制验证的时候在屏幕上看到他那辆列车已经停止检票了,于是给他发了个微信问他赶上了没有,然后有了这一番对话:

(更多…)

更多...

已经过去的时间不会再回来了,但网页还可以找回来

时间不断飞逝、技术不断发展、网站不断改版……你可能还记得5年前、10年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但我相信你一定记不起那时候的QQ.com主页是什么样子的了。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个时光机,让你看到多年前的网站:Internet Archive。

Internet Archive网站上的QQ.com存档:日期选择界面

(更多…)

更多...

新版支付宝真的那么糟吗?

支付宝9.9最近正式上线了,昨天去看了看App Store里的反应,支付宝新版本评分居然只有两颗星。按照App Store整体的评分情况来说,两颗星是一个非常低的评分了。此外,支付宝的官方微博评论区也体现出了用户不满情绪的爆发。然而,新版的支付宝真的有这么差么?

(更多…)

更多...

逼你往前走的不是前方梦想的微弱光芒,而是身后现实的深渊万丈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果然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平时成绩一般的突然爆发“扶摇直上九万里”,也有平常成绩一直在前列的突然翻船。高考的“一考定终身”注定了这种不稳定性的产生。考得不好也没有关系(虽然我也发挥失常),或许未来你会遇到许多美好的人和事,会让你觉得高考做错的那些题(以及那些其实没有错但老师就是认为错了的题),都错得刚刚好。推荐一首Owl City的《This isn’t the end》:

When the rain falls down, when it all turns around, when the light goes out, this isn’t the end.
当大雨倾盆而下、当一切都在转变、当希望之光熄灭,这只是开始,不是结局。

How close to the ending? Well, nobody knows. The future is a mystery and anything goes. Love is confusing and life is hard.You fight to survive cause got you made it this far. It’s all to astounding to comprehend. It’s just the beginning this isn’t the end
结局到底是怎样的?好吧,没有人知道。未来是个谜,什么都可能发生。爱是令人困惑的,而且生活也充满艰辛,你拼命挣扎才能成功。这一切都令人觉得五味杂陈,这只是开始,而不是结局。

更多...

当我们在读雷蒙德 · 卡佛时,我们在读什么

很多人一定对这个标题的句式非常熟悉,没错,这个经典句式「当我们谈论XX时 我们在谈论什么」就出自美国作家雷蒙德 · 卡佛之手。

雷蒙德 · 卡佛是美国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极简主义大师,被誉为“继海明威之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短篇小说作家”。2009年两本卡佛小说集中译本出版,2011年末卡佛传引入,中国的“卡佛热”持续发酵。

很久以前看到过一本杂志介绍过雷蒙德 · 卡佛的《你们为什么不跳支舞呢》,当时被他新奇的叙事手法和故事情节所吸引,于是买了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我打电话的地方》,后来因为时间实在有限就没有再读了,最近又把这本书翻出来继续读。作为一本自选集,《我打电话的地方》收录的小说基本是以时间排序,较为完整地展现了卡佛的写作经历。下面说几点阅读过程中的感悟:

(更多…)

更多...

高中生作文一定要像写八股一样吗?

我对所谓“写作范例”怨恨已久了。今天,我想认真地写一篇文章谈谈我对于高中生作文的看法。

我想从一篇周记谈起。这篇周记是我在整理高中资料时翻出来的,写这篇周记之前我们举行了一次联考。那次考试的语文作文是给了几个由蔬菜水果的形态结构联系到人生哲理的案例,让我就这种模式推广,写出一篇“哲理”文。因为各种原因(我后面会说),我写了一篇批判这个作文题的文章,老师给了30分(总分60)。然后我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这篇周记: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