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六月 2016

当我们在读雷蒙德 · 卡佛时,我们在读什么

很多人一定对这个标题的句式非常熟悉,没错,这个经典句式「当我们谈论XX时 我们在谈论什么」就出自美国作家雷蒙德 · 卡佛之手。

雷蒙德 · 卡佛是美国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极简主义大师,被誉为“继海明威之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短篇小说作家”。2009年两本卡佛小说集中译本出版,2011年末卡佛传引入,中国的“卡佛热”持续发酵。

很久以前看到过一本杂志介绍过雷蒙德 · 卡佛的《你们为什么不跳支舞呢》,当时被他新奇的叙事手法和故事情节所吸引,于是买了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我打电话的地方》,后来因为时间实在有限就没有再读了,最近又把这本书翻出来继续读。作为一本自选集,《我打电话的地方》收录的小说基本是以时间排序,较为完整地展现了卡佛的写作经历。下面说几点阅读过程中的感悟:

(更多…)

全文...

高中生作文一定要像写八股一样吗?

我对所谓“写作范例”怨恨已久了。今天,我想认真地写一篇文章谈谈我对于高中生作文的看法。

我想从一篇周记谈起。这篇周记是我在整理高中资料时翻出来的,写这篇周记之前我们举行了一次联考。那次考试的语文作文是给了几个由蔬菜水果的形态结构联系到人生哲理的案例,让我就这种模式推广,写出一篇“哲理”文。因为各种原因(我后面会说),我写了一篇批判这个作文题的文章,老师给了30分(总分60)。然后我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这篇周记:

(更多…)

全文...

人们说时间能愈合一切伤口

人们说时间能愈合一切伤口,但是损失越大,伤痕越深,再度变完整就变得愈加困难。疼痛感也许会淡去,但伤痕会提醒我们曾经的痛苦,使受伤害者更加下定决定,再也不要受伤。所以随着时间流逝,我们迷失在琐碎的烦心事中,表现出沮丧之情,做出暴力好斗的行为,让愤怒控制自己。一直以来,我们做着计划,等待变强的一刻。等我们意识到时间的时候,我们痊愈了,准备好重新开始了。

我并不看吸血鬼日记,不过这段台词不错。

全文...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纵令不过一洼浅水,也可以学学大海;横坚都是水,可以相通。几粒石子,任他们暗地里掷来;几滴秽水,任他们从背后泼来就是了。

这些话,我想送给每一个在崩塌的人间里努力挣扎的我们。

永远别忘了自己是谁,以及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全文...

关于版权保护及招纳作者等若干事项

偶然在月光博客上看到关于原创博主面对聚合类网站未经许可转载自己的文章十分无奈、甚至放弃写作的辛酸史时,不禁想起自己也转载过一两篇来自其他科技媒体的文章。虽然这些文章全部已经注明了出处,但未经许可的转载还是会给原作者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故今天清理了本博客内的此类内容,今后如果有好的文章给大家推荐会采取提供外部链接、而不直接转载内容的方式。(至于外部链接如果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失效了…我还在想解决办法)毕竟我写博客是为了自己开心、也是为了让那些愿意了解我的人了解我,所以不太在意访问量之类的问题。

同时也希望各位访客如果想转载这里的原创文章务必联系作者征求同意。

另:虽然目前Tail0r是我的个人博客,但我正在考虑是否可以转型为几个作者共同创作的公共博客。在此我诚挚地邀请优秀作者加入Tail0r(发送邮件到the#tail0r.com,请将“#”替换成“@”)

全文...

你有没有想过,把一个学期的邮件积到一天去读?

高考和自主招生都告一段落了,生命的前N分之一旅程总算落下了帷幕。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高中三年生活的话,“兵荒马乱”大概是最恰当的。别问我考得真么样,嗯,真的别问。(此处应该有一个写着“不装逼我们还是朋友”的暴走表情)

高考之前有很多东西想写下来,因为时间实在很有限,又只能作罢。那些灵感大多都已经转瞬即逝了,剩下的,我看看这几天能不能补一补吧。最后这一个学期感觉精神挺折磨的,一方面自己确实很累想看杂志想听音乐放松自我,另一方面这些活动必然会耽误很多时间于是又只能作罢,以至于最后对日常生活的琐事的吐槽成了我每天快乐的源泉,感谢“段子薛”@薛之谦的启发(不明白的同学自己去感受一下他微博的画风

下面说到今天的重点了:在高考前的那个寒假的最后一天,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在最后的一整个学期不读邮箱里的邮件,会怎么样?

(更多…)

全文...